第四回 我不是黄蓉

好乐Day

上回书说到中国情景喜剧的发展和早期的互联网生活,这一期继续来聊聊网络歌曲吧!

王蓉阿姨重出江湖的晒逼舞再次在网络当中掀起了一阵血雨腥风,这位阿姨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身为广院的高材生,刚出道的王蓉本行其实是主持人,她的同学竟然已是某台台长?

进入娱乐圈王蓉到底改了几个名字才功成名就,是不是也得到了王林大师的点拨?

晒逼舞的背后隐藏的高人居然是网络神曲制造机,这个人到底何方神圣?

纷纷扰扰的娱乐圈,晒逼舞、甩屌舞、骑马舞层出不穷,让我们为你揭开这里暗藏的杀机。

东邪西毒,药不能停。

我要重新认识我自己

吃不着铁饭碗象咱家老头子
也不想处处受人照顾象现在的孩子
我们没吃过什么苦也没享过什么福
所以有人说我们是没有教养的一代混子

 2011年的时候是我的本命年,老人总喜欢拿本命年凶多吉少来说点什么,加之当时因为和女朋友的事情家里意见很大,所以我特别急着想成功,想证明自己。于是,理所当然的栽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跟头,算是创业合作失败,还被曾经以为是朋友的人坑了一道。在家休养生息,两个月。

那段时间我每天睡到下午,为了补上之前一个多月的早起晚睡通宵熬夜,然后就和朋友或者自己到后海边溜达。那个时候,我已经离开曾经热爱的电台和音乐很久了,没有听新的唱片,没有看演出,每天脑子里想的是怎样才能让自己更快的赚钱,让所有反对我的人闭嘴。其实我一直是这样一个偏激又冲动的人,只是在家人面前掩饰的比较好,报喜不报忧而已。时间长了,我发现自己也渐渐以为自己是一个安静而积极的人。21天就可以形成一个习惯,习惯有时是可怕的事情。

再次找到工作,我提醒自己,不要轻易去相信看起来不错的人。

真要是吃点苦我准会哭鼻子
下海挣点钱儿又他妈不会装孙子
说起严肃的话来总是结巴兜圈子
可干起正经的事来却总要先考虑面子

2012年的时候生活变得平淡无奇,跟着做了一个项目,做的原型被夸奖有产品天分,每天对着新出现的移动互联网产品又是谈体验又是谈交互;硬着头皮接了原创的一个大赛项目,收集作品,和原创微电影作者似乎很聊得来,其实我一点也不擅长聊天,好多作品都没有收集到,起初的作品都是通过QQ得到的,我甚至连电话都不敢直接打;直到和土豆合并的那天,我也跟着大家一样欢呼雀跃,似乎自己见证了互联网的一桩大事,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注定要被牺牲的无用的棋子。

除了眼前的事我还能干点什么
除了吃喝拉撒睡我还能想点什么
嘿 若要问我下一代会是什么个样子
那我就不客气的跟你说:我管得了那么多吗
多挣点钱儿 多挣点钱儿
钱儿要是挣多了事情自然就会变了
可是哪有个够 可是哪有个够
不知不觉挣钱挣晕了把什么都忘了

其实2012年的下半年开始,情况就变得有点开始不对劲,那些团队里我觉得很厉害的人相继走了,唯一感兴趣的业务也交了出去,每天重复的事情越来越无趣。可是,可是习惯,我再次被自己的懒惰打败了。我自己说服自己其实没什么,就这样得过且过的到了2013年,一切看起来都不错,加薪、升职、发奖金、拿期权……

前几年你穷的时候还挺有理想的
如今刚过了几天 你刚挣了几个钱儿
我看你比世界变得快多了要么是露馅了
你挺会开玩笑的 你挺会招人喜欢
你过去的理想如今已变成工具了
你说这就是生活 你说这才有味道
你干脆说你愿意在失落中保持微笑
嘿 在失落中保持微笑
嘿嘿 微笑 嘿嘿 微笑
无所谓的 无所谓的无所谓的微笑

过年回家的时候,其实已经很迷茫了,家乡的好友都在劝我,回家当个老师吧,就你现在在北京挣那点儿,回来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迟早要回来,现在刚划为青岛市区,好机会呢……我一下子就忘记了当年为什么要留在北京,忘了这些年在北京到底在做什么,酒精的作用下,我说,帮我找资料,我要考教师资格证啦!

到现在,那些厚厚的资料还完好无损的放在家里的桌子上。

同事一个又一个离开了,原来团队的人,渐渐的只剩下我自己了。

把产品经理的简历挂在智联,每天都有猎头电话打来,我洋洋自得——看,我随时可以走掉,很受欢迎呢。

我去了去哪儿面试,侃侃而谈自己做过的东西,说自己喜爱文艺,面试我的产品经理也对我说了很多,很掏心掏肺的样子,还说年轻人我们这里加班很累的,你自己要注意身体云云。我说,我考虑考虑。可我不知道,那之后,他们并没有打电话来央求我过去。

我去了搜狐视频面试,之前打电话来的猎头很是有礼貌,我心里还对搜狐视频有那么一丝丝不屑,面试的时候我迟到了快一个小时,我跟面试官说,其实我来的路上就好像做产品,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你的用户调研和实际有差距,你中途遇到不可抗力因素需要做出延期或砍掉功能的判断,最后你还要对产品最后的形态承担责任,不管好坏都要有责任心和主人公意识。瞧,我进步多大,可以流利的说出一堆漂亮的开场白。可是,当产品经理问到我关于产品细节的时候,我竟然语塞,什么问题也回答不好。那个产品经理语重心长的和我说,其实,你现在的条件,真的不适合做产品经理。多读书,锻炼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多看数据,跟着真正的产品团队从最基本的做起,才能了解的足够全面。你对内容方面还是很擅长的,如果产品经理的机遇没有出现的话,你可以考虑继续好好钻研内容和运营上的事情。还有,你来的时候举的例子真的不错,心理素质也不错。

我好像一下子从自以为是的错觉里醒过来了,原来,牛逼的不是我,人们只是尊敬我来自优酷这个大背景,在真实的技能面前,我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成长。

今天,算是最受刺激的了。好不容易盼来的虾米面试,居然被我搞得一塌糊涂,那些在他们看来一个音乐爱好者都应该掌握的常识,我居然完全答不出来。我想,这次机会,就这样白白失去了吧。

回家躺在床上,我许久都不愿意说话,回想自己从毕业到现在做的事情,多少有些失落,好像所有的努力都是自欺欺人。3年了,我还是那个一无所有的我,是那个下班挤着一号线赶到多米音乐面试却被批评什么也不懂的我。连我最喜欢的音乐都做不好的我,到底该做些什么?

我不想成为混子。虽然我已不再年轻,我也似乎丧失了不少的斗志。但是,我不想成为混子,就这样一直到老。

感谢《崔健》永远那么有力量的歌曲,感谢除了自己,没人可以把你赶上绝路!的作者,感谢女友在身边不离不弃的支持。26岁的我似乎是失败的,我还是那个处在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时间,我希望我能马上变成不知道自己知道,知道自己知道的那一个。

清明节的冰冷合成器

第一天。打篮球。散架。睡到下午五点。睁眼看到在下雨,抽根烟,继续睡。

第二天。吃火锅。唱歌。回家拉肚子。

第三天。参加婚礼。天气终于晴了。金钱豹的螃蟹居然是凉的,不好吃。

The Human League 《Reproduction》

今天听到的音乐是复古的合成器音乐。

The Human League是一个在1977年成立于英国谢菲尔德的流行乐队。起初是一个纯爷们儿的三人乐队,而且都没接受过音乐方面的培训,两个极客负责倒腾合成器,而剩下的一个不太懂计算机的就当起了主唱。后来他们觉得这种规模还不够酷,就找来一个专门放幻灯片的视觉指导——也就是现在很时髦的VJ。

那时的极客和那时的摇滚小青年儿一样,也有自己的脾气。The Human League这几个哥们儿不屑于替Talking Heads这种当时的头牌乐队做暖场,即使勉强同意,也只是在现场播放制作完成的录音带和幻灯片,如果你当时身在The Human League演出现场的酒吧,运气好的话会看见The Human League的几位正拎着啤酒在台下欣赏自己的作品。

后来,极客玩腻了合成器,跑去制作其他的先锋艺术,而主唱,带着VJ,带着The Human League的团名留了下来,按理说连主创人员都颠儿了的乐队是成不了气候的,但是主唱却不信这个邪。他觉得摩登时代的音乐是需要电子节拍,以及花姑娘的!于是,新的The Human League就带着两个大妞儿,两个新的极客,以及新的懂行的制作人,推出了他们的专辑。《Don’t You Want Me》这首歌甚至登上了美国的排行榜冠军,要知道,这是60年代披头士风靡美国之后,英国的流行乐第二次在美国实现“英国入侵”。

这就是The Human League,他们的主唱叫做——Philip Oa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