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 Me

Nirvana在1994年著名的纽约不插电现场演出的Oh,Me。歌曲出自乐队,Meat Puppets,而当时,这支乐队正在现场为Curt Cobain伴奏。

这是一个无聊的假期,北京下了三天的雨,我在假期的最后一天翻出了CD机和那些布满灰尘的旧唱片,Sunday Morning。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是地下丝绒乐队的第一张专辑,这张专辑影响了不止一代的摇滚青年,传说当时这张专辑的销量惨淡,但是买了这张专辑的少年们后来都有了自己的乐队, 并且家喻户晓,比如David Bowie,Patti Smith,Joy Division,U2,Sonic Youth。

专辑的名字当中还包含了乐队主唱Lou Reed倾慕的姑娘的名字——Nico,I’ll Be Your Mirror,就是Lou Reed为Nico写下的动人情歌。

Patti Smith是深受Nirvana和地下丝绒影响的摇滚女歌手,而她在网上最热播的歌曲,正是翻唱Nirvana乐队的代表作,Smell Like Teen Spirit。

在讲述Joy Division的纪录片Control的电影当中,乐队主唱Ian Curtis的房间之中随处可见David Bowie以及Lou Reed的唱片以及海报,这位才华出众的后朋克先锋,在23岁的时候选择用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原来我们都是爱着的

张悬出新专辑了,她一副木讷的姿态坐在康熙来了的演播厅里,留一头Kurt Cobain当年的发型及颜色,陪习惯了小S揶揄的青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文艺青年们会说,看,张悬多么遗世而独立,出淤泥而不染。
艹。
在经历了陈绮贞、张悬……甚至到现在的田馥甄,越来越多的唱歌的女子被冠上了独立女声、清新女声的封号,万芳,这个名字突兀的冒出来,并且带来了一张专辑,还确实有点儿不合时宜。
可是谁又知道,老娘做文艺青年的时候,吴青峰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基佬呢。
切。
来说说专辑。
一张文艺的专辑自然不能只谈情说爱,不过比起陈绮贞当年哲学系的文字功底,万芳叙述的故事显得平和的多,不知道和她作为DJ,经常在深夜对着话筒说直触人心底的话有没有关系。
1、原来我们都是爱着的。
这首歌是写给爸爸的。我以为只有我才会和父亲有着激烈对抗而又隐忍的爱,看到歌词之后才发现,只是我们都太过倔强,以为爱那么显而易见,无需言表。如果不想留遗憾在心里,一定要记得在还有时间的时候说一句——我爱你。
2、米歇尔的一天。
这首歌是写给宝宝的。成为母亲之后看待事物都像经过了一层滤镜,温柔而敏感,孩子啊,你慢些长大,让我再多为你挡些风雨。可是,孩子终要长大,总会遇到自己去面对的第一天,哪怕仅仅是独立去上学的第一天。
3、阿兹海默。
这首歌是写给老去的。谷歌之后我才知道阿兹海默是一种疾病,不过从歌曲如潮水般涌出的钢琴音符你也可以感受到这是在叙述一种苦痛,一种甚至已经无法记得镜子中出现的是自己的残酷。
4、可是我还是学不会。
这首歌是写给死亡的。死去对死去的人来说,是解脱;死去对活着的人来说,是折磨。至爱的人离你而去,你的梦魇就开始了,因为你突然惶恐的发现,自己的世界还没有建立完整,就已经开始崩坏了。
5、如同爱一样的。
这首歌是写给梦想的。像是在唱一个刚刚享受过杜冷丁注射的病人,用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感受着自己还活着的快感,仿佛一切都还在按照你想象的方式行进着。可是药的效力终究是有限的,当你渐渐苏醒的时候,现实的种种痛楚,纷至沓来。
我们争吵、崩溃、拥抱、哭泣、微笑……都因为我们还爱着。应该感到庆幸万芳还是那个万芳,你在聆听这张唱片的时候,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带着耳机,坐在直播间里,对着话筒讲出一件件生活的小事,生活本身不是一件有质感的事情,可是当声音从话筒的那段传来,一切都变得不在那么难以下咽。
这大概就是万芳要将的故事,用音乐治疗你,也治疗她自己。当哭过、笑过之后,才发现,原来我们都是爱着的,这样多好。

青春

在这个夜晚 我突然间长大了
真正感到了害怕 感到正慢慢丢失着青春
都无法追回 那流走的岁月
这刀一样的时光 它催我老去
让我变得丑陋 变得丑陋
幻想依旧伟大 我已不再是什麽英雄
我已成熟的像个老者 与生活完全讲和
我依旧飘落在空中 像一片散落的花瓣
我还是那样的纯洁 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一样
在拼死坚持 在拼死坚持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想到了那个坐落在5楼的广播台,在那里我度过了自己少年最快乐的时光。

某天晚上我在一堆废弃的CD唱片中翻出了王凡瑞的此张专辑,用广播台的音响让音符抵达我的耳膜。

我点上烟,独自在黑暗中咀嚼这种叫做青春的滋味……

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终于过完了朴树唱的“别做梦你已24岁了”的年纪。祝我生日快乐。

我给自己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80多美刀从BlueHost购买的主机和www.imdrug.com的域名,从今天开始我打算认真的做黄药师。

用音乐治疗你,也治疗我自己。